以前的我 是一個很不快樂的人

常常生氣 常常憤世嫉俗

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虧欠我似的

最慘的是 我困在自己的邏輯中 還覺的這憤怒師出有名

因此我也常常用很尖銳的方式去對待別人

可是這樣過日子 真的很不開心

整天都像置身在烈火中被燒烤著 很煩躁 也很悶

我雖然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但是對於轉變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卻是無能為力

因為要能轉換角度 就必需先換個位置 從不同的位置出發的視線 才能有機會看到不同的視野

而當時的我 不斷的以過去遇到的不愉快經歷 把自己困在原來的死胡同中 越陷越深

從那個死胡同中看出來的世界 自然是憤怒與不平的世界

或許過去的那些年 我也曾經有些機會接觸到一些可以讓自己快樂的想法

但在透過憤怒的扭曲與折射後 正面能量被阻隔在死胡同外面

只有與憤怒相呼應的各種負面能量 繼續流入死胡同中 助長著嗔恨的火燄

我常常覺的那個時候的自己 以內心層面來說 是活在地獄中的

自己不開心 連帶也影響自己周遭所接觸的人事物

我搞不清楚 究竟是我讓環境不開心 還是環境讓我不開心

總之就是負面能量與負面能量相互吸引 像是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後來 大約在6,7年前 我開始接觸法鼓山

其實原本去接觸 並沒有任何預設立場 期待從中獲得一些什麼

只是我的命理老師推薦 而我自己也覺的不排斥 剛好從一位朋友那邊得到相關資訊 又有時間 就去試試看

接觸之後 我覺的自己原本被嗔火炙燒著的人生 好像被注入了一股清流 我乘著這股清流 居然能離開那個我做繭自縛 困了自己20多年的死胡同



我很喜歡法鼓山整體的氣氛 就算有些分院是位在鬧市之中 但只要置身其中 就可以在都市叢林中聽到暮鼓晨鐘

每一次的接觸 都讓我強烈的感受到他們的用心 用心的傳達著聖嚴師父的理念

我在參加法鼓山的活動時 常常會有一種伴隨著心虛的感動

覺得自己是何德何能 居然能有這樣殊勝的機會 接受這麼盡心的安排 處在這麼清淨的環境中學習佛法

我自認我雖然不是個大惡人 但好像一生也沒做過什麼好事

所以對於我在法鼓山 所接受到的 感受到的 總是有種受之有愧的心虛

其實我心理很清楚 我是個沒什麼出世福報的人

能夠在2004年時 有機緣 短暫體驗出家人的生活 應該是我最大的出世福報極限

而這一切 都是緣自於聖嚴師父的慈悲大願

雖然師父曾用"一缽乞食千家飯"來描寫自己 但在我心中 他是最慷慨的佈施者

他佈施的內容 是佛法

他佈施的對象 是大眾

這樣的佈施  對我來說 是個非常巨大的恩惠

這個恩惠 讓我能離開那個被憤怒之火燃燒的死胡同

開始練習站在各種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

讓我有機會 感受到什麼叫放下的清涼與自在

而這份清涼與自在 總是能在我又不小心放火燒自己的時後 成為我為自己滅火的源頭活水



當我透過網路看到師父的追思植存實況轉播中

好多信眾延著法鼓山的山路蜿蜒著 送師父最後一程

我知道 其實我沒有很孤獨

因為我相信 有很多人 都跟我一樣 曾經受過師父的佈施 感受過佛法的好 受過師父的恩惠

所以師父對很多人來說 有著很重大的意義

這份意義 對每個受過師父恩惠的人來說或許不盡相同  也或許不足為外人道

但卻會一直伴隨著我們 支撐著我們



或許

我已經用盡了我此生的出世福報

但若我這一生 還能有一些所謂的世俗福報 我願意 盡形壽 善用這些福報來回報這份恩情

小狗斑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