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是我一個老朋友

我們認識應該有十年了 但也有將近五年沒見面了

這次回台灣 終於見到這位大忙人 (也是個大美女喔*^_^*)

約了一個週末的下午 我們在她的新家聊個痛快

我們聊起了當年一起去找胡老師算命 (後來我們都開始跟老師學命理)

10說 她還記得老師說我將來要做的事跟佛教有關

可是當年的我們 聽到這個說法 都持保留態度

因為當時的我 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會跟佛教有什麼關聯

十年過去了

我們兩個再回頭看 我顯然已經在這十年當中緩緩的偏離我原本的軌道

往老師當年預言的方向去

10說 她有時還挺羨慕我的勇氣 因為當年我們是同事 而我就這樣離開了原本的跑道

她不是不想做跟我一樣的事 可是她覺的有太多事她放棄不了

我則跟她說

其實一路走來

當我看到很多以前的同事 陸續的升遷發財  在職場上開始獨當一面

我偶爾也會問自己 當初離開的決定是不是太衝動

所以我可以理解她所說的那些放棄不了的事

只是 不管是衝動還是勇氣 既已決定了 路當然要走下去



我知道我離很多人所謂的事業有成 越來越遠 甚至是背道而馳

但是說真的 如果時光倒流 讓我再選一次

我想我還是會做一樣的決定

為什麼這麼義無反顧? 其實有一個我一直不太知道該怎麼說的原因

而這個原因跟聖嚴師父有點關係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在我腦海中常常看到 我在一段陡峭的上坡山路上

我的前方 有位長者 肩頭上看似沒有東西 但其實負載著很重的東西

長者緩慢卻很堅定的一步步往上走

我在長者身後有點距離的地方跟著  看著他的背影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他好辛苦 如果可以 我好想做點什麼 分擔這位長者肩頭一點點的重擔

我知道這個原因很瞎 很不合邏輯

所以我才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不只是讓我義無反顧的原因 其實也是我的夢想

你可以說我胸無大志

但我真的就只是想跟隨這位長者的步伐 然後看能不能夠做點什麼 分擔他肩頭一點點的重量

所以

為什麼好好的工程師不幹

要在年過三十 記憶力學習力都大不如前的情況下 出國唸書 而且還換了個領域 跑到教育學院

因為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把我最愛的電腦應用在佛法教育上

可是到底該怎麼樣做到這個希望

其實在我出國時 一切都很不明確

我只有一個大方向 就是那個背影所在的方向

寫到這 或許你已經有點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了

我也有點知道了

我動作太慢了 太混了 拖太久了

長者很辛苦 太累了 所以先走了

我一直只想跟隨著的那個背影不見了

結果 空有願心 什麼都沒做到 我連長者的步伐都沒跟好 更別提要做點什麼來分擔點什麼了

這個情況 比那個很瞎的原因更瞎


我想我除了很難過之外

還有氣自己的成份在 太過安逸的生活 讓我處在一種"墮"的狀態

在這次回台灣之前 我甚至抱持著能拖多久是多久的茍且

所以我的報應 就是失去了我的方向 我的精神支柱

雖說 "依法不依人" 可是經過這幾天 我不得不承認 我還做不到

以現在這個時點來說

我想我當年離開職場的那個決定 還真的是 衝~動~了~~

小狗斑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