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美國時間2月3日)一早起床(應該已經是台灣時間2月3日晚上九點) 梳洗完畢

還傻傻的照舊點了支香 默唸 供養三世十方諸佛菩薩 願聖嚴師父 法體安康 常轉法輪

上完香後 吃過早餐

正準備出門去參加早上九點半的research meeting

不知道為什麼 心血來潮的上了Yahoo新聞網

本來看著娛樂新聞的

眼角餘光瞄到另一則新聞標題

我的腦袋好像突然變成凝固的水泥

慢慢的再把那則新聞標題好好的讀清楚

確定我沒有看錯

然後

眼淚就很失控的一直流

可是我還是得去開會 去上班

一整天下來 我不得不承認 猛唸"南無阿彌陀佛"有點安撫淚腺的效果

可是還是有好幾個瞬間 我必需憋得很用力才能讓眼淚不至失控 我想那個時候我應該是滿臉通紅的吧

我也在洗手間的鏡子裡看到我那對 比我的臉略紅一些的白眼球

我不知道在別人眼中的我 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但我自認 我有很盡力 不要去嚇到別人

處在滿滿是人的宇宙中 好像就是得這樣

明明自己的世界已經崩塌 卻不能放任著它整個炸成碎片

因為自己的世界 或多或少 跟別人的世界還是有著交集

如果隨意讓自己爆炸 總不免會殃及無辜

我看著別人依然正常運轉的世界 試著從我那堆已經分崩離析的世界中撿出與他人世界交集的碎片

在原本預定的時間中 讓它們交集在一起 使一切能運轉如常

下班後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終於可以放鬆眼淚 讓它隨它自己的意 流下

抬頭望著天空中 那被淚水糢糊到分不清是星星還是月亮的發光體

我問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個地方看著異鄉的夜空

回想著一整天在人群中的強作鎮靜 我這才感覺到什麼叫寂寞



可能你會很難理解我為什麼這麼難過

沒關係

因為我也無法理解



一整天下來

我不只一次跟自己說

生死只是形式 是肉身表相 師父的精神與教法 是不礙於生死的

我自己也很清楚 我想追隨的 並不是師父的肉身表相 而是他老人家的悲願

我想做的事 還是可以做的



我也責備自己

這樣會不會太誇張 師父跟我非親非故 我這種反應

如果我家人跟胖兔知道 應該會覺得我很莫明其妙吧



最後

我安慰自己

以師父近年來的健康狀態 現在對他老人家來說 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可是

不管我跟自己做了多少種不同的對話 也算是好說歹說了

我還是控制不住我的淚腺

原來淚腺不是只有過敏的時候才不受控制

小狗斑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ly
  • 別哭哭啦,
    我想....師父雖然離開人世,
    但他所教導的,講授的,信仰的...一切都深植人心
    精神永存
    別哭哭啦,
    你是小狗,不是兔子ㄋㄟ
    眼睛不用紅紅的
  • 了解了...謝謝....

    小狗斑斑 於 2009/02/07 11:15 回覆

  • 小皮球
  • 或許我沒有像妳那麼難過
    但聽到這個消息時
    也是有失落的感傷
  • 嗯...

    小狗斑斑 於 2009/02/07 11:15 回覆

  • 悄悄話